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與時塑業,荊州與時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
年終專稿:須晴日,看紅裝素裹(上)
添加時間:2018-12-17 13:48:16 來源:荊州與時塑業有限公司 點擊量:
大隐穿上新買的波司登超薄羽絨褲,一陣惆怅卻湧上心頭——

這一年,又TM這樣對付過去了!

正是:
甲子今重數,生涯隻自憐。
殷勤元日日,欹午又明年。


一縷感懷并不妨礙這個高潮井噴季的漸入佳境:各種論功行賞大會、紅圍巾party和年度盛典,熙熙攘攘,此起彼伏。

腦海中想起唐代詩人王維的詩句:九天阊阖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

然而,在這歌舞升平的盛世華年背後,卻難掩防水行業大企業們的磨刀霍霍和圖窮匕見。

如果你有酒,且聽大隐戲說幾分。



戲說前,先容大隐發個海報應應景:

熱烈慶祝:
“大隐于水先生”公衆号平均單篇閱讀,首次突破1萬人次大關!

單篇平均點擊過萬,這無疑是專業領域公衆号閱讀點擊一個神迹般的數字!

在此,感謝廣大人民群衆的厚愛和捧場,大隐決心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奮勇前進,争取更大的成績。

科順: 将跟随進行到底

12月13日,科順防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發布對外投資設立控股子公司的公告,宣稱拟以自有資金認繳出資9900萬元共同投資設立控股子公司“深圳前海鉑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暫定名)。

消息一出,馬上有證券公司建材分析師和基金經理聯系大隐,問作何評價。

科順屬于穩健型企業,從創業伊始,便實行跟随戰略。

台企中有一種“老二哲學”的說法:緊跟在第一的後面做老二,瞄準機會再向第一沖刺。這種戰略在中國很管用。大路看你開,大風由你擋,稍有懈怠閃失,我便乘機超越。

達利食品一度跟随娃哈哈三十年,在2018年新一期福布斯富豪榜上,達利食品的許世輝家族以627.9億身家,超越宗慶後家族的586.5億元,成為中國休閑食品行業首富。

科順和卓寶堪稱華南雙雄。科順的成長,應該說得益于對深圳卓寶十七八年時間的跟随,從産品差異化、渠道策略和品牌打造,這種孿生兄弟般的存在,讓兩個企業都不敢懈怠,成就了彼此。同樣的例子還有山東的宏源和宇虹、遼甯的禹王和大禹。

卓寶兩度受挫IPO,科順2018年1月16日成功登陸創業闆後,由此完成了最後超越。

當然,在這長達18年的跟随旅途後期,科順的另外一個目标則是更前方的東方雨虹。

如果說推出ELOKT(依來德)品牌進入建材零售領域,可以理解為其跟随東方雨虹的第一步;那麼,此次宣告進軍塗料領域,是否也可視為跟随的第二步呢?

群衆會問,科順進入塗料行業,勝算又如何呢?

首先,我們來看其市場定位。

科順新公司中的三個自然人股東全部來自HEMPEL(中國)有限公司。

這家公司原名海虹老人塗料(中國)有限公司,是丹麥HEMPEL集團全資子公司。早在上世紀50年代,海虹老人塗料就進入中國市場,在遠洋輪船塗裝上使用。經過半個多世紀的深耕,海虹老人活躍在船舶漆、工業防護漆、集裝箱漆、建築裝飾漆、道路标線漆等領域,被視為中國市場工業塗料的領導品牌之一,營收規模在30億元人民币上下。

據推測,科順将聚焦于海虹老人擅長的防腐塗料領域(船舶漆、工業防護漆、集裝箱漆),以充分發揮三個引進人才的專業優勢、經驗優勢和客戶資源優勢。

這跟東方雨虹聚焦于建築塗料戰場可謂是花開兩朵。

其次,來看其切入的角度。

從三個人的履曆來看,有如下共同特點:

年齡38歲以上(平均40.7歲,處于職業生涯的黃金期);在海虹老人工作年限都在14年以上;有大客戶經理經曆。

一般而言,在一個公司能堅持14年以上的骨幹,一般有四個特點:行業素質突出;創造過相當業績;掌握了可以想象的客戶資源;對行業競争要務有深刻理解。

科順通過人才引入的手段切入工業塗料領域,赢得了一些塗料領域業内人士的認同,認為其聚焦并瞄準大客戶,動作“非常務實”。

令人意外的是,市場對科順的投資行為似乎并不熱心。

當日,滬深兩市建材股整體大漲2.72%,而科順股份每股報收9.75元,漲幅僅1.56%,遠低于平均值;與此同時,東方雨虹每股報收14.15元,大漲7.89%。

市場習慣用腳投票,你那邊發布利好,我這邊股票卻大漲,貌似哪裡不對勁……

其實,這一揚一抑,自有邏輯在其中。

其一,多元化成功概率低。

在防水主業格局變幻、自身根基有待加強的情況下,貿然出擊其他領域,容易兩頭吃緊。

任何領域都有“殺生”的嗜好,這就像一個死氣騰騰的大牢,許久沒啥娛樂活動,突然扔進來一個新同志,從獄霸到馬仔,頓時興趣盎然起來……

其二,别處風景也一般。

集裝箱漆領域,雖然世界上90%以上的集裝箱産自中國,但由于客戶相對集中,議價能力低,同時也有相當的品牌門檻。

船舶漆受造船業周期性影響,市場波動很大。目前全球造船業(包括中國)産能嚴重過剩,船舶數量不僅能夠滿足貨物往來的需求,而且大大盈餘。中國船企接單量由2016年最高峰時占全世界份額的59%銳減至目前的35%上下。

重防腐塗料領域,幾年前就進入了同質化競争階段,價格戰時有發生。

新品牌将面臨品質、服務、業績等多重拷問,萬事往往開頭難,中間難,最後也難。
(猜想:或許,下一步會收購一個中不溜工業塗料品牌?)

其三,新行業博弈要點到底在哪裡?

隻要肯花大價錢,營銷人才總是好網羅的。工業塗料市場博弈的難點,重點或在于戰略、品牌打造、工業塗料技術和資源組織能力。

東方雨虹在塗料領域,貌似有些迷茫踟躇,一腳油門跟上去,是否有些盲目?

據傳聞,科順正在洽談一個非織造布企業的收購事宜。如果屬實,則是其跟随新目标的第三步棋了,顯然是要将“跟随”進行到底了。

天鼎豐幾乎已成為了世界最大的非織造制造商,正全力向IPO發起倒計時沖刺。目标的火箭快要升空了,這種跟随看起來多少有些遲鈍。


當然,也并非完全沒有利好:大企業多元化,對于廣大中小企業而言,或許是個屌絲逆襲的好機會。

三棵樹:久聽樓闆響,終見人下來


4月7日-8日,科順做東,中國建築防水協會2018年度第一次會長工作會在順德召開。
會議期間,傳言各大佬們在很多問題上,百家争鳴,百花齊放。

而唯一的一次默契,則是在談及三棵樹即将進入防水行業一事上,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笑了。

或許注定與科順有緣,在12月12日同天,三棵樹塗料董事會發布公告,宣稱拟與大禹防漏的股東簽訂框架協議,現金收購大禹防漏70%的股權,交易價格暫定為2.07億元。

廣州大禹這個知名度一般的企業,藉此名聲大振。

消息傳開,防水行業很多人又笑了。

很多吃瓜群衆會問:廣州大禹和東北那個大禹啥關系?

答:啥關系沒有,相望江湖而已。

吃瓜群衆又問:廣州大禹防漏跟大禹九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啥關系?

答:母子關系,前母後子。

吃瓜群衆接着又問:廣州大禹有多大規模?

答:據官方信息,其今年1月至8月實現營業收入2.37億元,淨利潤3125萬元。據此判斷,其營收規模約在3億元上下,大約可排在防水行業第28位左右。

吃瓜群衆還有的問:廣州大禹2017年度營收約1.84億元,淨利潤453萬元;為何2018年1-8月營收約2.37億元,淨利潤卻激增到了3125萬元?

答:這個問題……,你看,今天天氣真好啊……

12月4日,三棵樹在上海闵行區注冊上海三棵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春節前後,防水事業部将正式搬到虹橋萬科中心。

屆時,四川邛崃和安徽明光防水材料基地将一期投産,加上廣州大禹的清遠和孝感基地,明年三棵樹将有四個防水材料基地并行。

2019年,三棵樹還有河北博野、福建莆田兩個防水材料基地要先後動工。

久聽樓闆響,終見人下來。跨界者終于兩隻腳跳了進來。

那麼,到底是防水列強們自命清高,還是三棵樹盲目樂觀呢?

大幕已徐徐拉開,吃瓜群衆且坐穩小闆凳,好生看戲。

東方雨虹:以退為進

東方雨虹10月31日發布了組織變革公告,據傳年前将陸續裁員1000人以上(這裡面有很大一部分屬于直營業務部門轉合夥人的)。

工程渠道規格升級一統了防水業務,也肩負起了除非織造布外其他多元化産品的銷售重任。

大隐在11月9日的撰文中認為,工渠的升級意味着東方雨虹多元化的重新定義。

在戰線拉長、戰果低于預期、資金吃緊的前提下,這顯然是以退為進的理性做法。對此,股市也作出了積極的回應。

據了解,天鼎豐加大了對防水企業的營銷力度,讓防水企業們莫名驚詫的是,不僅“價格好商量”,而且“賬期也好商量”。

對此,大隐認為這種新動向意味着天鼎豐IPO的臨近。

據推測,天鼎豐生産的無紡布,雨虹的内部自用率已由最初的80%以上降至了50%左右。可以試想,如果進一步降至30%線甚至以下,意味着其上市的“關聯交易”拷問将不複存在,上市将成為必然。

從目前相對客觀的一些分析文章來看,2019年中國經濟形勢貌似不甚樂觀。

那麼,德愛威塗料、卧牛山保溫和華砂,有誰會不幸成為雞肋?


卓寶:事不過三,還是流年不利?

從8月10日的昆明第1站開始,卓寶董事長鄒先生開啟了2018防水行業财富論壇全國巡回之旅。
目前,已經進行到了第31站(12月2日,蘭州)。
112天,30多個城市,恐怕也創造了前十防水企業老闆的一項出差紀錄。

如此勤奮為哪般?

有人說卓寶正準備第三次上報過會申請。

自2011年起,嘉寶莉、展辰塗料、三棵樹塗料、美塗士等塗料企業陸續啟動上市計劃,誰能成為第一家上市的民營塗料企業,曾一度引發業内的高度關注。

三棵樹塗料于2007年9月27日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在經曆兩次IPO審查失敗之後,終于在2016年6月3日如願登陸上交所主闆,成為率先撞線者。

那麼,卓寶會像三棵樹塗料一樣事不過三麼?

文章轉載自微信公衆号: 大隐于水先生